平特连肖指的是
新奧天氣:

您當前的位置 :首頁 >> 副刊 >> 正文
詩情墨韻書人生
來源: 作者: 日期:2019-03-21  報料熱線:86598222

17_副本.jpg

  □ 見習記者 徐培舒 記者 王小可

  人物檔案

  周翰凱,常州武進人,1962年12月生。1981年進入教師隊伍,2000年任漕橋中心小學校長、書記,2010年任前黃中心小學校長、書記,2017年7月退居二線,38年教學生涯兢兢業業。

  他自幼研習書法,以經典為師,數十年潛心研究米芾、顏真卿,汲取名家之精華。他的行書瀟灑俊逸、風骨超然,楷書穩健雄厚、遒勁有力。作品先后獲得武進縣青年書法競賽硬筆一等獎、毛筆一等獎,全國“蘇東坡杯”書法競賽優秀獎,作品入展全國“小欖杯”書法大展等。現為江蘇省書法家協會會員,常州市教師書法家協會副主席,常州市書法教育專業委員會理事長,武進區書協副秘書長,武進區中小學書法教育專業委員會理事長。

  走進周翰凱位于漕橋的書齋“香遠堂”內,墨香盈室。堂中,一副友人贈送的藏頭對聯尤為醒目,“翰海俯拜南宮墨,凱澤仰承濂溪文”。南宮是周翰凱最為推崇的書法宗師米芾的別稱,濂溪則是周翰凱一脈周氏祖先周敦頤的別稱,這副對聯巧妙地道出了周翰凱與書法的不解之緣。

  香遠益清,亭亭凈植:書香門第的書法啟蒙

  1962年,周翰凱生于武進禮嘉鎮龐家村周家塘,這里的周氏族人系理學鼻祖周敦頤的后裔。周家家學淵源深厚,規矩森嚴。周翰凱的爺爺是“大先生”,當過校長。父親寫得一手漂亮的楷書,清秀俊逸。周翰凱則承襲了對詩書的熱愛,讀書時就因一手漂亮的鋼筆字和美術字脫穎而出,班級的黑板報常常被他承包。“對于書法,幼時就發自內心地喜歡,而且寫出的字常常能得到他人的稱贊,也就有了鉆研的動力。”周翰凱回憶道。

  1979年,周翰凱進入武進師范學校讀書,正式開始練習毛筆字。畢業時,他已經成為同屆學生寫毛筆字最好的幾人之一。

  上世紀80年代,周翰凱成為南宅小學的語文老師,對于書法的熱衷始終不減。寫字費紙,他不舍得買宣紙,就用舊報紙寫。他癡迷于書法,早已在學校里傳開了:“只要辦公室里的舊報紙不見了,準是被周翰凱拿去練字了。”

  如果說此前對于書法的鉆研都是周翰凱的自學和探索,那么,三年的函授則讓他開始了系統學習。當年,他花費了兩個月的工資報名了無錫書法藝專,成為全國第一所書法高等學校的學生。周翰凱一邊忙于教務,一邊系統學習書法理論、書法歷史、書法技巧。每次寫完作品寄至學校,便開始翹首盼望回信,收到老師的紅筆修改便如獲至寶。整整三年,他沉浸在書法的世界里,孜孜不倦。

  伴隨著周翰凱的書法技藝越來越精進,他開始有了名氣,漸漸有人央他寫各類春聯、楹聯、日帖、寄單、結婚擇日紅帖等等。他常常自己貼筆墨,貼功夫,卻樂此不疲。寫得最勤的時候,家里的小閣樓一天就堆放著500多副對聯。妻子磨墨晾聯,周翰凱則吟詩奮筆。窗外寒冬臘月,窗內琴瑟和諧、溫暖如春。

  “書法作品并不僅僅是裝裱起來供人欣賞的,如果能進入百姓的生活日常,則更具生氣。”周翰凱這樣認為。如今,他更是多次參加區文聯書協組織的義務送春聯下鄉活動,多次被評為“德藝雙馨”會員。

  周翰凱把自己的書法習作室命名為“香遠堂”,“香遠”兩字取自周敦頤《愛蓮說》的“香遠益清,亭亭凈植”一語,意在緬懷祖先周敦頤的風骨與德行,也道出周翰凱對自己的人生定義與追求。

  將進酒,杯莫停:墨韻飛舞真性情

  周翰凱的行書風格瀟灑俊逸,筆走龍蛇,呼之欲出,與其恩師徐浩然先生大有關系。

  兩人相識時,徐浩然已經是書法名家。當年,還是“毛頭小子”的周翰凱初遇書法名師,徐老請“小周”幫忙寫兩個字,實是為了掂量一下他功底幾何。周翰凱提筆就寫,一氣呵成。徐老看過后嘖嘖稱贊:“小周”身上的膽識、韌勁與書法功底都不是一般年輕人所具備的,孺子可教!兩人自此結下了深厚的師生情誼。

  在徐浩然的影響下,周翰凱從臨摹現代名家字帖轉而開始臨摹唐宋時期字帖,接受更原汁原味的書法熏陶,也在書法創作上有了更深的底蘊。而今,兩人早已是多年至交,把酒言歡,想起當日場景,如在夢中。

  “人生得意須盡歡,莫使金樽空對月……將進酒,杯莫停。”去年,57歲的周翰凱參加了武進詩詞大會,并一舉奪得雪堰分會場的冠軍。作為古典詩詞的“骨灰級”粉絲,周翰凱的書櫥里珍藏著詩詞名家的線裝古籍。他尤愛李白詩與東坡詞,兩者均是氣勢開闊,想象豐富,豪邁瀟灑。從老師到書法家再到詩詞大會年齡最大的參賽者,周翰凱把酒言歡,恣意人生,舉手投足亦是“老夫聊發少年狂”之感,羨煞旁人。

  “一座高岡眾鳳飛,你于此學鳴!一山高梧眾鳳棲,我于此游藝!眾師潤物細無聲,你滋我心田!”周翰凱為武進青少年活動中心所譜的《鳳凰振翅》,寫出了對古典文化的鐘情,更訴說了一位老師對學生寄予的深情厚望。周翰凱揮毫潑墨,用自己的字和詞,渲染出世界的美好和廣博。

  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談中:一筆一墨一世界

  書法見字即見人,一個人喜愛的書法家,常常能照進他的內心世界。每當提到顏真卿《祭侄文稿》和背后的故事,周翰凱總是感觸良多。當年自己意氣風發聞雞起舞,常愛背誦顏真卿《勸學詩》,這位“忠直、寬博,有廟堂之氣”的書法大家,作品中蘊含著德行與操守的無限美意。

  若說顏真卿的一身正氣、憂國憂民令周翰凱高山仰止,那么,“宋四家”之一的米芾的行書則給他帶來另一種畢生難忘的深刻體悟。米南宮的字瀟灑、俊逸、獨樹一幟,和周翰凱有一種“遙遠的相似性”,這種穿越千年的知音感擊中了他,此后一生,他都沉浸其中,反復臨摹。

  言及創新,周翰凱淡然道,人的精力有限,不提倡為了有所成而刻意創新,自己一生之中能把楷書、行書寫好,已經是很了不起的事了。一生忠于一事,以不變應萬變,才是他的生活態度。

  “何處望神州?滿眼風光北固樓。千古興亡多少事?悠悠。不盡長江滾滾流……”這首以行書寫成的《南鄉子·登京口北固亭有懷》,被周翰凱掛在堂中醒目的位置,也是他最為鐘愛的一幅書法作品。辛棄疾的詞讓周翰凱感觸頗多,“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談中。”因而人生更當潛心自己所愛。一直以來,他很少參加書法作品展,而是靜心習字讀書。

  在漫長的歲月里,他主持編纂完成了《香遠堂周氏宗譜》,并為宗譜寫序。他還將自己對書法和教育的熱愛融合在一起,10多年來,他積極組織武進南片10多所學校師生參與書法學習培訓、交流比賽、公開展覽等活動,對全區書法教育的發展起到了良好的示范引領作用。

  對周翰凱來說,若得空閑,窗明幾凈,一杯清茶,翻閱典籍,坐擁五岳,神游天下,面晤古人,便是最大的享受。香遠堂內,陽光滿室,孫輩繞膝嬉戲,咿咿呀呀地背誦著古詩詞,如此美麗的畫卷,鋪陳出他墨香縈繞的人生。

詩情墨韻書人生

責編: wanyifeng

相關新聞:
蘇ICP備07507975號 新聞信息服務單位備案(蘇新網備):2007036號 版權所有 武進區委宣傳部 武進日報社

蘇公網安備32041202001025號

平特连肖指的是 街机千炮捕鱼单机游戏 12彩票IOS版 捕鱼王2下载安装大厅 彩票481开奖 江苏十一选五推荐号4号上午 大乐透2003至2016开奖结果 一定牛上海快三开奖最新 东方6加1几点开奖 十三水棋牌游戏下 重庆时时开结果